全科医学

我是家庭医生,我在美国行医

作者:美国全科医生 刘岩 来源:全科医学周刊 日期:2015-07-07
导读

         我是一名家庭医生,现在美国行医。也可以说我是这样的一个私人全科医生,只不过是一个拥有两千人患者的私人医生。 每天早晨上班打开电脑,就看到患者昨天一天的来信,所有的检查结果,各个专科(比如神经内外科、呼吸科、消化科,心血管内外科,耳鼻喉科等)对于患者相关疾病的诊疗计划,以及过去二十四小时内患者在附近的急诊记录都会在电脑显现出来。在我阅读所有信息的同时,今天预约的患者也到了诊所,我便开始了一天繁忙的工作。

关键字:  家庭医生 | 美国 | 行医 

        

         我是一名家庭医生,现在美国行医。也可以说我是这样的一个私人全科医生,只不过是一个拥有两千人患者的私人医生。

        每天早晨上班打开电脑,就看到患者昨天一天的来信,所有的检查结果,各个专科(比如神经内外科、呼吸科、消化科,心血管内外科,耳鼻喉科等)对于患者相关疾病的诊疗计划,以及过去二十四小时内患者在附近的急诊记录都会在电脑显现出来。在我阅读所有信息的同时,今天预约的患者也到了诊所,我便开始了一天繁忙的工作。

        最近看到国内的医生并不愿意去做家庭或私人医生,各有其理由。相信是有许多误解和文化的差异。只是想在这里借助这篇文章,给大家一个新的展示。

        为何要有家庭医生

        疾病的特点,有的时候就像一个乱麻。一个好的家庭医生,就是从这个乱麻里一条一条地理顺。

        比如一个普通的咳嗽,是源于肺部的疾病?耳鼻喉过敏的症状?心脏的问题?由于反流?还是由于药物的副作用等?一个好的全科医生,会把这些理顺,然后给予相应的诊断和治疗,或者是推进到专科医生做进一步检查。可是如果遇到了一个没有扎实基础的全科医生,也会遗漏细节、造成误解以及过度治疗等。试想这样一个有着几个月咳嗽病史的患者,如果没有全科医生他会怎么做呢,去分别看各个专科医生?

        另外,一个好的全科医生,也是统筹多个专科治疗的专员。医疗有的时候就像一艘大船,上面有各个专科的医生,全科医生就像船长,要了解每个船员的功能,保证大船平稳行驶。

        我的一个患者玛丽,由于非特异性外周神经病变引起下肢部分感觉异常,经常出现脚部感染,深至趾骨、有时至踝关节。血管外科以及骨科医生的意见不一致,节肢意见显著不同,几个专家相互推翻意见。作为只有中学教育水平的患者很是惶恐,她像其他患者一样,求助于自己的家庭医生做决定。家庭医生,顾名思义,就是患者家庭的一分子。我们最终制定了可行方案,患者终于理解并欣然接受这个方案。整个病例来回几个月,期间的伤口换药、多种抗生素的选择与调控都是在我们家庭医生诊所完成,同时我们还必须治疗她的焦虑、抑郁以及高血压、糖尿病。

        在美的全科医生培养

        美国是一个经济杠杆社会,宏观上国会在调节着医疗资源,哪一个专科或哪一个地区的医生薪金不合理便会调控。通常,边远地区的医生薪金会比大城市高,在临床的一线医生会比著名学府的医生高。当然也还是有不合理的地方,也在不断校正。因此不会造成某个科室致命的缺乏。

        成为一个好的全科医生,并不容易,培训是至关重要的。全科医生不能漏掉一个细小的疏忽,也不能过分检查。有时专科医生会吃惊,我们怎能会把那么多的知识装在脑子里。

        全科医生的住院医培训是全面充分,甚至是残酷的,住院医培训结束后要有能够单独行医的能力。一个好的医生就是能够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里,知道自己的能力不在哪里。

        我是怎样成为一个家庭医生的呢?

        说起来故事会很长。我在国内做了四年的妇产科医生,我的导师翁梨驹是当时中国妇产科知名人士。在美之后,周围的朋友都是专科医生,绝大多数是血管和肿瘤科医生。当时自己的男朋友也是ICU的attending,医学院4年、住院医四年、专科4年。我当时的导师是血液肿瘤科医生,也是著名药物基因的发明者。我似乎应该选择专科,但我发现也被朋友们证实,我的优点在于与人沟通,在于关怀,在于细致的思考,所以全科是最适合自己的。

        在美行医这十年,我的患者怀孕生子,孩子最大已经十岁,每年孩子来体检或是其他事项,我的心中都充满了欣慰。我的患者中也有90岁的老人成了百岁的老人。

        百年的人生,Aloha

未命名.png

        我的患者庆祝了百岁生日,因为她最喜欢夏威夷,所以是以夏威夷的背景庆祝。所有的鲜花是从夏威夷空运,以及甜点。她的家人是典型的美国蓝领阶层,没有医生、律师,但是这个普通的家庭却拥有最为珍贵的财富,那就是家庭和亲情。

        我一直在做她的健康维护,直到几个月前,因为严重的感染,所有的专科医生建议我将她转入临终关怀,但我知道她希望过百岁的生日,再去一次夏威夷。于是,和她深谈之后,我改变所有的治疗,停掉昂贵的治疗。今天看见她和她的家人能够实现所想,作为她的医生,真是欣慰。

分享: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198  京ICP备10215607号-1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京)-非经营性-2017-0056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谷歌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