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科医学

我的全科梦,一个关于教育的梦

作者: 浙江省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费娇娇(李琰华指导) 来源:中国医学论坛报全科医学周刊 日期:2015-10-16
导读

         费娇娇 我很喜欢哲学家苏珊娜 朗格(Susanne Langer)写的关于如何发现工作对我们的意义的一段话:Men who follow the sea often have a deep love for that hard life(成为海员后,人们往往会深爱上那艰辛的生活)Waters and ships,heaven and storm and harbor,somehow conta

关键字:  全科梦 | 教育 | 费娇娇 

        费娇娇

        我很喜欢哲学家苏珊娜 朗格(Susanne Langer)写的关于如何发现工作对我们的意义的一段话:Men who follow the sea often have a deep love for that hard life(成为海员后,人们往往会深爱上那艰辛的生活)……Waters and ships,heaven and storm and harbor,somehow contain the symbols through which they see meaning and sense the world(海域和轮船,天际、风暴和港湾,海员们在这些象征性的符号中看到工作的意义,并感受世界的万物)……Any man who loves his calling loves it for more than its use;he loves it because it seems to have “meaning”(他们热爱自己的职业,不在于其用途,而在于其价值)。

        而我热爱医学,热爱她的仁慈,热爱她的情怀,热爱她的无私。与她为伴的时光里,我编织着无数个与她有关的美梦!

        五年前,我拿到第一学年学业奖学金,自信地对父亲说:“爸,以后我学有所成,成了专家,就要给老家村里的人免费看病,走人家的时候我也要带着听诊器和血压计。”我父亲笑着说:“想法是不错的,不过等你成专家了,哪里还有空回老家啊!”那时的我年少轻狂,有一个关于成为名医,造福乡亲们的梦想。

        两年前,我在浙江大学附属一院外科实习,带教老师问我:“小姑娘,以后打算从事什么方向的工作啊?”“我要改善肝移植受者术后生存质量!”不知哪儿来勇气,我竟说出这般“大言不惭”的话。老师惊讶地说:“肝移植受者?你能说出肝移植受者,我已经对你刮目相看了,那要努力咯!”那时,我有一个关于提高患者生存质量的梦想。

        一年前,我有幸被学校公派出国交流,在德国雷姆萨伊德(SANA)医院见识了医生们严谨的工作态度和患者之间和睦友好的氛围,那时,我有一个关于改善医患关系的梦想。

        直到去年,我认识了我的导师,他给了我一本全科医学英语参考资料,在这本书里,我找到了实现大学期间所有美好梦想的途径!那就是成为一名合格的全科医生!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现在,作为一位全科医学研究生和全科医师规范化培训“5+3”模式的受益者,我对全科医学在祖国的发展充满期待,也充满好奇!我很想知道从我们学校毕业了的全科医生现在是否在基层单位挥洒汗水,我想知道这些全科医生是否和我一样对自己的事业充满信心,也想知道这些全科医生是否将全科医学的理念用于工作中,我还想知道老百姓对我们这些全科医生的认可度……于是我拿起电话,迫不及待地向这些同我一起本科毕业的全科医生们了解情况。

        然而事实是,那届毕业生几乎没有人在社区中就业!有的留在了医院做其他专科医生,有的甚至不做医生了。我问他们:当初为什么要选择全科医学?现在为什么不到社区去工作?为什么放弃了最初的理想?为什么不继续坚持?……他们说:同学,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大学五年,我们也曾怀有医学梦,我们也想凭本事干事业,可是,我们这里的社区、基层单位、乡村卫生院都没有真正的全科医学土壤让我去耕种自己的梦想啊!

        不甘心这样的答案,我继续追问学校里全科医学专业的学弟学妹们:你们对全科医学怀有憧憬吗?你们真正掌握了全科医学的理念了吗?你们知道全科医生的工作内容了吗?你们会学以致用吗?你们以后愿意到基层就业吗?然而他们给了我几乎一样的否定的答案。

        我还想问:我们国家有真正的全科医生吗?在医院里,患者用质疑的目光看待全科医生,家属用医闹的方式解决问题,其他医学领域的人士也旁观着我们的付出。我们投入了这么多的心血,得到的却何其少?不错,医学界的专家们正马不停蹄地忙碌在如何发展全科医学的工作中,国家和政府不断增加对全科医学的重视和投入,我们的队伍正在不断壮大,但我想请大家来评判,这庞大的队伍里有多少真正的全科医生?有多少全科医生在做全科医生该做的事?

        我的全科教育

        我时不时会惴惴不安,时不时会担心梦碎,时不时会停下脚步徘徊不前。

        我的未来是怎样的?我也会像我的同学们那样,放弃初衷,转而去医院当一个平凡而忙碌的专科医生吗?如果我去了基层,会毫无怨言地努力工作,一直等待着,直到被患者们认可吗?

        不,这些不是我想要的,比起单纯地做一名全科医生,我更想成为一名正真的全科医学教育工作者!用我的满腔热情去学习和经历,用我的热血执着去实践和历练,用我的恒久耐力去钻研和积淀,用我的一颗真心去教育和关怀!

        我想,那样子的我成为医生后一定会更有说服力,那样子的我成为老师后一定会被学生们崇敬,而那样子的我确实还有一条很漫长曲折的路要走。但是,我会一直向前追寻,因为追梦路上不孤单,有那么多人做着和我相似的梦,这些梦想加起来就成了我们共同的理想,一群人朝着这个理想不断努力,互相扶持,终会有梦想成真的那一天!

        我感激母亲锻炼了我坚韧的品质,我感激父亲保护着我爱梦想的天性,我感激导师们引导我不断接近梦想,我感激这个民主的国度让我有梦可寻!

分享:

相关文章

评论

我要跟帖
发表
回复 小鸭梨
发表

copyright©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198  京ICP备10215607号-1  (京)网药械信息备字(2022)第00160号
//站内统计 //百度统计 //谷歌统计 //站长统计
*我要反馈: 姓    名: 邮    箱: